九州天下现金入口,九州现金天下网,天下现金九州网址

当前位置:九州天下现金入口 > 国际经济 > 本文内容

【国际经济及大商品周察|新时代宏观】美债收

作者:jojo666 ♥ 源自:http://www.hpplastics.com ♥ 时间:2018-12-21 15:14:48 ♥ 点击:131[手机版]

  【线索征集令!】你吐槽,我倾听;您爆料,我报道!在这里,我们将回应你的,正视你的无奈。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欢迎广大网友积极“倾诉与吐槽”!爆料联系邮箱:

  12月3日、4日5年期与2年期、3年期美债收益率均出现倒挂,为近十多年来首次。在美债收益率曲线部分倒挂之际,美股市场随即出现暴跌。12月4日,美国三大股指日跌幅超过均3%。这主要是由于美债收益率曲线部分倒挂引发市场对经济衰退风险的担忧,进而导致美股这一轮暴跌。

  美联储货币政策对美债短端利率的影响较大,而长端美债收益率受名义经济增速的影响较大。美债收益率曲线平坦化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周期面临拐点,长期美债收益率上升乏力,而短期美债收益率仍受到美联储加息的一定支撑。近期公布的美国经济数据出疲弱态势,表明美国经济动能有所放缓,美国经济或将面临一定的下行风险。在近期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预期的波动的情况下,长端美债收益率承压。

  短期美债收益率方面,虽然美联储修正此前“偏鹰”的,但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基本面的信心仍在,并且市场仍认为12月大概率加息,从而对短端美债收益率形成一定支撑。鲍威尔发言“偏鸽”一方面是出于对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另一方面则是意在安抚市场情绪,修正市场预期。我们认为,美联储的加息策略,更可能是边走边看。截至12月7日,CME美联储货币政策观察工具显示,2018年12月加息的概率为71.5%,但对2019年底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期区间降至2.50%-2.75%区间。

  虽然多种期限美债收益率倒挂,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经济衰退。一方面,近年来较低的期限溢价水平,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联储购买长期债券,这可能会削弱以收益率曲线斜率来作为未来经济活动预期指标的可靠性。美债一直被视为极具吸引力的避险资产,多年以来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量都呈现增长趋势。另一方面,美债收益率利差伴随经济衰退只是几个样本的经验总结,可能不具有普适性。经济衰退是否跟随美债收益率倒挂归根结底要看美国经济基本面。

  美国11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时薪环比增速等数据都低于预期,这很大程度上是受恶劣天气的影响,由于恶劣天气而无法工作的工人数量达到12.9万,远高于过去几年11月的水平。虽然在就业市场持续紧俏的背景下,此前强劲的新增非农就业数据难以持续,但11月新增非农就业较同期偏低,这在一定程度上暗示美国部分经济活动有所放缓,或将加剧市场对美国经济状况的担忧。11月新增非农就业人口仅录得15.5万人,其中建筑业和汽车制造业新增就业人数大幅放缓。11月平均每小时工资环比增长 0.2%,平均每小时工资同比增长3.1%,表明紧俏的劳动力市场正逐步推升薪资水平。

  美元指数上周震荡下行0.49%收至96.72。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暂缓,全球避险情绪有所缓解,叠加11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远不及预期,进一步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信心,美元指数承压下行。近期美元指数跌破97关口,降低人民币汇率短期贬值压力。截至12月7日,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收至6.8798;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收至6.8664。

  南华商品指数上行至1352.76。美元指数下行跌至97以下,贵金属价格因此受支撑。南华贵金属指数上行至516.82。金属价格多数回升,南华金属指数上行至2714.09。能化类商品价格涨跌不一,国际原油价格大幅回升,南华能化指数上行至1316.45。OPEC+达成协议自2019年1月起合计减产120万桶/日,高于此前预期,国际油价应声走高。南华农产品指数下行至774.43。目前国内豆类库存仍较往年同期偏高,叠加非洲猪瘟疫情导致下游需求持续偏弱,利空豆粕价格。

  12月3日, 5年期和3年期美债收益率利差跌至-1BP,为自2007年以来首次跌破零。在随后的12月4日,5年期和3年期美债收益率利差进一步跌至-2BP,且5年期和2年期美债收益率利差也跌至负值区域。5年期与2年期、3年期美债收益率均出现倒挂,为近十多年来首次。在美债收益率曲线部分倒挂之际,美股市场随即出现暴跌。12月4日,美国三大股指日跌幅超过均3%,道琼斯工业指数大幅下跌近800点,日跌幅高达3.1%;标普500指数收跌3.2%,创10月24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纳斯达克指数收跌3.8%。从历史经验看,美债收益率倒挂与美国经济衰退高度相关,并且收益率倒挂的出现往往早于经济衰退,所以收益率曲线倒挂被视为经济衰退的标志之一。此次美债收益率曲线部分倒挂引发市场对经济衰退风险的担忧,进而导致美股这一轮暴跌。

  美债收益率曲线年以来就逐渐趋平,期限利差不断缩窄。自2015年底美联储本轮加息周期以来,10年期与2年期美债利差从加息前的140BP左右,一下行至2018年12月7日的13BP。2018年以来,美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向好,美联储持续加息缩表,伴随美国经济增速超预期,通胀温和上行,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不断升温。由于短端利率对货币政策较为,2年期美债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震荡上行,截至12月7日,2年期美债收益率较2017年底上行幅度高达83BP;而长端美债收益率虽在年初快速上行,并于4月末突破3%的重要关口(2014年1月以来的首次),但在此后便震荡下行,截至12月7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较2017年底仅上行45BP。可以看出,短端美债收益率上行幅度明显高于长端美债收益率,因此期限利差显著缩窄,10年期与2年期美债利差已由2018年初的54BP快速下行至12月7日的13BP;而5年期与2年期、3年期美债收益率甚至出现倒挂。

  美联储货币政策对美债短端利率的影响较大,而长端美债收益率受名义经济增速的影响较大。美债收益率曲线平坦化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周期面临拐点,长期美债收益率上升乏力,而短期美债收益率仍受到美联储加息的一定支撑。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超预期主要是积极财政政策拉动的,随着财政政策的边际效应减弱,美国经济增速可能面临拐点。近期公布的美国经济数据出疲弱态势,尤其是制造业PMI、耐用品订单以及消费者信心等数据表现均不及预期,表明美国经济动能有所放缓,美国经济或将面临一定的下行风险。由于长端美债收益率受经济基本面的影响较大,在近期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预期的波动的情况下,长端美债收益率承压。

  短期美债收益率方面,虽然美联储修正此前“偏鹰”的,但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基本面的信心仍在,并且市场仍认为12月大概率加息,从而对短端美债收益率形成一定支撑。近期鲍威尔屡次发言“偏鸽”,在11月底的纽约经济俱乐部午餐会上鲍威尔表示利率“略低于”(just below)中性区间,这与10月鲍威尔“当前利率水平可能距中性利率还有一段距离(a long way)”的截然相反。鲍威尔发言“偏鸽”一方面是出于对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另一方面则是意在安抚市场情绪,修正市场预期。鲍威尔明确表示,虽然FOMC的预测是基于对前景的最佳评估,但并“没有预设的政策径”(no preset policy path)。我们认为,美联储的加息策略,更可能是边走边看。截至12月7日,市场对美联储短期内的加息预期变化不大,2018年12月加息的概率为71.5%,但对长期加息预期有所放缓,2019年底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期区间降至2.50%-2.75%区间,即在2018年12月加息后,未来在2019年仅将加息一次。

  虽然多种期限美债收益率倒挂,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经济衰退。一方面,近年来较低的期限溢价水平,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联储购买长期债券,这可能会削弱以收益率曲线斜率来作为未来经济活动预期指标的可靠性。美债一直被视为极具吸引力的避险资产,多年以来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量都呈现增长趋势。自2014年以来,外资持有美债的合计规模稳定在6.2万亿美元左右,截至2018年9月,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规模为6.223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和日本持有的美国国债占比最高,分别为1.151万亿美元(占比为18.50% )和1.028万亿美元(占比为16.52)。

  另一方面,美债收益率利差伴随经济衰退只是几个样本的经验总结,可能不具有普适性。经济衰退是否跟随美债收益率倒挂归根结底要看美国经济基本面。例如,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导致的美债收益率倒挂是因为避险情绪上升,引发资本流向美国,导致长端美债收益率下降,美国经济本身没有跟随美债收益率倒挂而衰退。

  美国实际经济增速虽然面临拐点,经济将由过热向均衡,但是减税、再工业化、新经济快速成长,增强了美国经济的供给能力,将会制约美国实际经济增速的下滑。此外,美国居民还没有出现大规模加杠杆迹象,美国信贷/P缺口仍为负值,远不及此前高点1986年底的9.5%和2007年底的12.5%,美国居民资产负债表都比较健康,美国近期很难发生像次贷危机那么严重的经济危机。

  美国11月非农就业报告出炉,新增非农就业人数、时薪环比增速等数据都低于预期。非农数据不及预期很大程度上是受恶劣天气的影响,劳工部在报告中表示,由于恶劣天气而无法工作的工人数量达到12.9万,远高于过去几年11月的水平。虽然在就业市场持续紧俏的背景下,此前强劲的新增非农就业数据难以持续,但11月新增非农就业较同期偏低,这在一定程度上暗示美国部分经济活动有所放缓,或将加剧市场对美国经济状况的担忧,由于市场对此解读为美联储明年加息的可能性降低,利好美国股市。11月新增非农就业人口录得15.5万人,远不及预期的19.8万人,前值由25万人下修至23.7万人。其中11月制造业就业表现依然强劲,就业人数增加 2.7万人,但建筑业和汽车制造业新增就业人数大幅放缓。11月美国失业率为3.7%,持平预期和前值,维持在10年来的低位水平。11月平均每小时工资环比增长 0.2%,不及预期0.3%,前值下修至0.1%;平均每小时工资同比增长3.1%,持平预期和前值,表明紧俏的劳动力市场正逐步推升薪资水平。

  美国11月制造企业的商业好转,ISM制造业PMI指数从半年来的低位回升,新订单增速为六个月来最快,有助于激励制造商继续扩大产能。美国11月ISM录得59.3%,高于预期57.5%和前值57.7%。其中,新订单指数对ISM制造业指数的拉动明显,11月新订单指数升至62.1%,环比增长4.7个百分点,为增幅最大的分项指数,10月该指数一年半来首次跌破60%。11月制造业物价指数录得60.7%,创2017年6月以来新低,远低于预期70%和前值71.6%,环比下降10.9个百分点,为降幅最大的分项指数。

  欧元区经济活动进一步放缓,制造业呈现疲软态势,11月制造业PMI指数降至51.8%,虽高于预期的51.5%,但仍为30个月来新低。受贸易局势趋紧以及不确定性令欧元区制造业的前景黯淡,且未来几个月需求可能进一步疲软,或将拖累四季度欧元区经济增长。

  美元指数上周震荡下行0.49%收至96.72。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暂缓,全球避险情绪有所缓解,美元指数承压下行;周五公布的11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远不及预期,进一步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信心,美元指数跌破97。

  梅未能公开首席检察官Geoffrey Cox提供的脱欧法律咨询内容,被判定为“议会”,梅和议会的关系愈发紧张,脱欧的不确定性施压英镑汇率,上镑兑美元下行0.1725%收报1.2731。受美元指数走低的影响,上周欧元兑美元上行0.5654%,收报1.1384;美元兑日元下行0.6839%,收报112.7。

  近期美元指数跌破97关口,且中美贸易摩擦缓解,降低人民币汇率短期贬值压力。截至12月7日,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收至6.8798,一周下行87BP;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收至6.8664,较前一周下行693BP。截至12月7日,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收至6.8865,较前一周下行649BP;12个月期美元兑人民币NDF收至6.9314,较前一周下行826BP。

  上周,南华商品价格指数多数上涨。南华商品指数上行2.70%至1352.76,分项中,南华贵金属指数上行0.26%;南华工业品指数上行3.61%;南华金属指数上行2.53%;南华农产品指数下行1.56%;南华能化指数上行4.53%。此外,CRB现货综合指数上周上行0.22%至416.18。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暂缓,全球避险情绪有所缓解,并且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远不及预期,导致美元指数下行跌至97以下,贵金属价格因此受支撑。南华贵金属指数上行0.26%至516.82。

  金属价格多数回升,南华金属指数上行2.53%至2714.09。中美贸易摩擦有所缓和,提振市场情绪,叠加螺纹刚库存走低,利多螺纹钢价格。中美贸易摩擦暂缓,但市场仍担忧后续谈判的不确定性,而且全球经济或将放缓,铜价下挫。

  能化类商品价格涨跌不一,国际原油价格大幅回升,南华能化指数上行4.53%至1316.45。OPEC和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在维也纳达成协议,自2019年1月起合计减产120万桶/日,这一减产规模高于此前减产100万桶/日计划协商水平,令国际油价应声走高。钢厂及焦企焦炭库存均大幅回升,利空焦炭价格。电厂煤炭库存继续堆积,在需求偏弱的情况下下游采购依旧不积极,利空动力煤价格。

  上周农产品期货价格涨跌互现,南华农产品指数下行1.56%至774.43。目前国内豆类库存仍较往年同期偏高,叠加非洲猪瘟疫情导致下游需求持续偏弱,利空豆粕价格。

  上周国内国际黄金价格走势一致,SHFE黄金价格上行0.29%,收于280.25元/克;COMEX黄金价格上行2.13%,收于1254.00美元/盎司。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暂缓,全球避险情绪有所缓解,美元指数承压下行;由于对美国经济前景的乐观程度降低,近期美联储官员普遍偏鸽,并且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远不及预期,导致美元指数下行跌破97,贵金属价格因此受支撑。

  上周SHFE螺纹钢价格上行4.33%,收于3397元/吨。中美贸易摩擦有所缓和,提振市场情绪,叠加螺纹刚库存走低,利多螺纹钢价格。截至12月7日,全国螺纹钢库存降至288.90万吨,全国主要钢材品种库存降至797.77万吨,全国高炉开工率降至65.88 %。上周DCE铁矿石期货价格收于475元/吨,上行4.40%。铁矿石港口库存回落,截至12月7日,铁矿石港口库存降至13,860.02万吨,环比下行1.25%。

  SHFE铜价格下行0.95%,收于49180元/吨。国内外铜价走势一致。LME铜价格下行0.80%,收于6149美元/吨;COMEX铜价格下行1.56%收于2.75美元/磅。中美贸易摩擦暂缓,但市场仍担忧后续谈判的不确定性,而且全球经济或将放缓,铜价下挫。截至12月7日,上期所有色库存中阴极铜库存降至12.4万吨;LME铜库存回落,全球LME铜库存降至124,450.00吨,环比下行8.61%。

  焦炭价格下行3.37%收至2063.00/吨。钢厂及焦企焦炭库存均大幅回升,利空焦炭价格。截至12月7日,全国100家焦化企业焦炭总库存大幅上行至30.8万吨,国内110家样本钢厂焦炭库存升至446.11万吨。截至12月7日,产能高于200万吨的100家焦化企业开工率升至79.13 %。整体来看港口库存回落8.4万吨,截至12月7日,天津港库存升至52万吨,连云港库存降至1万吨,日照港库存升至90.6万吨,青岛港库存降至91万吨。

  动力煤价格上周下行3.23%,收于574.40元/吨。电厂煤炭库存继续堆积,在需求偏弱的情况下下游采购依旧不积极,利空动力煤价格。截至12月7日,六大电厂日均耗煤量升至63.66万吨,六大发电集团煤炭库存合计升至1,793.64万吨,六大电厂煤炭库存可用降至28.18天。此外,截至12月7日,秦皇岛港库存升至608.00万吨,环比上行8.86%。

  上周INE原油价格上行4.95%,收至434.4元/桶。国际原油方面,ICE布油价格上行3.94%收至61.4美元/桶;NYMEX原油(WTI原油)价格上行2.78%收至52.13美元/桶。OPEC和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在维也纳达成协议,自2019年1月起合计减产120万桶/日,这一减产规模高于此前减产100万桶/日计划协商水平,令国际油价应声走高。截至11月30日当周,美国EIA原油库存下降732.3万桶,创7月以来最大单周降幅,也结束了此前美国原油库存的10周连涨,预期下降200万桶,前值增加357.7万桶;美国API原油库存增加536万桶,预期减少226.7万桶,前值增加345.3万桶。

  上周,农产品期货价格涨跌互现。DCE豆粕期货价格上周小幅下行0.18%,收至2711元/吨。目前国内豆类库存仍较往年同期偏高,叠加非洲猪瘟疫情导致下游需求持续偏弱,利空豆粕价格。截至12月2日,全国豆粕库存回落至98.40万吨,环比下行6.75%。巴西大豆播种接近尾声,截至11月29日,巴西大豆播种完成93%,高于五年均值87%,且AgRural上调巴西2018/19年度大豆产量预估至创纪录的1.214亿吨。